• 供應
  • 求購
  • 商家
  • SAAS
  • 外包
  • 資訊
首頁 >> 軟件資訊 >> 媒體聚集 >> 正文分享到:
國家政策利好助力國產軟件強勢發展 五個方面成新增長點
發布時間:2015-4-14 15:49:42 來源:廠商在線-軟件直銷網-軟件廠商直接面向終端用戶在線綜合服務門戶信息中心 責任編輯:冰封王座 閱讀


利用軟件選型智能Robot 選購軟件更科學、更高效、更簡單。馬上開始選型吧>>

 

軟件直銷網消息,自從發生“斯諾登事件”以來,便引發了全球信息安全大討論,我國也在這片嘩聲中繃緊了神經,加之政策推手動作頻頻,軟件國產化的風暴漸起。自今年5月中央政府采購網發布中央國家機關政府所有計算機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dows8操作系統之后,國產軟件業便頻頻吹政策暖風,而后期中央機關禁用兩大安全軟件廠商賽門鐵克及卡巴斯基產品,則更是助推了國產軟件市場的發展。尤其是近期以來,隨著“去思科”、“去IOE”、“去SOA”的浪潮,國產軟件再次迎來一波反彈。
 
 
在此背景下,我國軟件本土企業在今年上半年抱團發展趨勢明顯,大型企業信息系統國產化的三大新思路和原則漸明,即應用牽引、平臺重構、分階段實施,以及四條國產化路徑,即直接采用、對等替換、系統性替換、平臺替換。
 
 
頻繁利好助國產軟件強勢
 
在頻出政策利好的背景下,國產軟件業再迎利好。IBM和中國最大的服務器廠商浪潮國際上周五稱,IBM將幫助后者設計服務器系統。此消息一出,上周五國產軟件股便表現強勢。在今年下半年的產業預判中,賽迪智庫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走勢判斷課題組指出,工業軟件、信息安全、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等重點領域和新興領域將成為全產業的新增長點,預計產業增速在20%~22%。此外,產業邊界將被全面打破,企業并購成為常態,各類信息技術、網絡、業務之間將加速融合。
 
  政策驅動
 
  兩條主線推波助瀾 軟件國產化浪潮迭起
 
  2013年6月,美國棱鏡門事件觸發了全球信息安全的神經。
 
  在此之前,先是英國《衛報》拋出了第一顆輿論炸彈:美國國家安全局有一項代號為“棱鏡”的秘密項目,要求電信巨頭威瑞森公司必須每天上交數百萬用戶的通話記錄;6月6日,美國《華盛頓郵報》披露稱,過去6年間,美國國家安全局和聯邦調查局通過進入微軟、谷歌、蘋果、雅虎等九大網絡巨頭的服務器,監控美國公民的電子郵件、聊天記錄、視頻及照片等秘密資料。消息一夜之間擴散到地球每一個角落,輿論一片嘩然。
 
  此后,事件不斷發酵,我國也掀起了 “去思科”、“去IOE”、“去SOA”的浪潮。而就在聲聲浪潮中,外圍刺激還在輪番上演。另一方面,政策的推手也動作頻頻,在這樣的背景下,軟件國產化的呼聲逐漸高漲。
 
  外圍刺激輪番上演
 
  軟件國產化的外圍刺激不斷上演。
 
  2014年4月,微軟公司正式結束對WindowsXP的技術支持;同月,OpenSSL一個名為 “Heartbleed”的漏洞曝光,利用這一漏洞,攻擊者可以獲取用戶密碼,或欺騙用戶訪問釣魚網站。
 
  一個月后,美國司法部宣布了對五名中國軍方人員提出刑事起訴,指控他們用網絡黑客攻擊的方式竊取美國企業情報借以獲取經濟上的優勢,這一指控遭到中國外交部的反駁,此外,外交部反過來指控美國網絡竊密、監聽、監控等;同月,中國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的數據顯示,3月19日~5月18日,2077個位于美國的木馬或僵尸網絡控制服務器,直接控制了我國境內約118萬臺主機,同期,IP地址位于美國的黑客對我國目標進行了5.7萬次“后門”襲擊和1.4萬次“釣魚”嘗試。
 
  7月,微軟公司正式宣布,對Windows7的主流支持服務將在2015年1月13日結束;同月,俄羅斯又發布互聯網新規,稱公民數據必須存儲在國內服務器上,這一切行動都在觸動全世界信息安全的神經。
 
  政策頻頻發力
 
  種種刺激下,國人信息安全意識不斷加深,政策層面推手動作頻頻。
 
  2014年2月,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并召開第一次會議,彰顯我國在保障網絡安全、推動信息化發展等方面的決心;5月16日,中央政府采購網發布《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重要通知》要求,所有計算機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dows8操作系統,雖然后續出爐的2014集采名單中,Windows8操作系統仍然入圍,但這一消息令資本市場產生了不小反應。
 
  6月,部分中央機關及下屬部門內部要求停止使用Office的消息傳開;一個月后,網上又開始盛傳由于賽門鐵克旗下的“數據防泄漏”(SymantecDLP)產品存在竊密后門和高危安全漏洞,公安部門禁止采購相關產品。7月下旬,工信部公布了首批可信云服務認證名單,19家本土云服務商的35項云服務通過了該項認證,而最新消息顯示,國家工商總局對微軟涉嫌壟斷行為立案調查,肅清市場,財政部5億支持地方科技基建國產軟件。
 
  如此背景之下,資本市場掀起一波國產化浪潮,各種概念孕育而生,國產操作系統、國產辦公軟件系統等概念股被市場第一時間挖掘梳理,成為一波波新的行情。
 
  企業動作
 
  國內軟件企業加速抱團 規劃國產化四大路徑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從多種角度梳理發現,今年上半年,本土企業的努力顯而易見,尤其是在政策暖風下,抱團趨勢更明顯。
 
  工信部數據顯示,上半年我國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保持了平穩的增長態勢,工信部的最新數據顯示,軟件業務收入16929億元,同比增長21%,增速與前幾個月基本持平。其中,數據處理和存儲服務繼續領先全行業發展,實現收入3085億元,同比增長27.5%。軟件業實現出口223億美元,同比增長17.1%,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10.3個百分點。
 
  也正是對發展趨勢的看好,7月,上投摩根基金研究部總監王炫在上投摩根基金下半年投資策略報告會上表示,在新一輪國家扶持政策引領下,信息安全產業將保持較快增長,下半年重點關注軟硬件國產化投資機會。
 
  國產企業抱團對抗
 
  面對強大的國外品牌,本土企業在今年上半年迅速凝聚力量。
 
  以軟件為例,今年6月18日,2014首屆國產軟件產業鏈合作峰會召開,用友軟件(600588,股吧)(600588,SH)、中標軟件、神舟軟件等為代表的50家重點國產軟件廠商悉數參加。峰會的最大亮點之一就是發布了《大型企業信息系統的國產化路徑》白皮書。白皮書首次提出大型企業信息系統國產化的三大新思路和原則,即應用牽引、平臺重構、分階段實施,以及四條國產化路徑,即直接采用、對等替換、系統性替換、平臺替換。
 
  據相關數據,中國財務軟件的國產化率已經超過90%,ERP的國產化率也超過80%,相對很多基礎軟件來說,應用類軟件具有較高的國產化率,包括辦公系統在內、眾多行業與領域的應用系統,國產軟件替代的能力已經基本具備。
 
  用友軟件高級副總裁鄭雨林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之所以以應用牽引,原因在于,一是符合產業規律,全球產業發展都是應用帶動,應用與客戶距離最近;二是我國應用軟件基礎堅實,能與國外品牌抗衡,甚至超越國外;三是應用可以反過來促進基礎軟件更快地與之適應,同時國產化還要利用新技術新模式來彎道超車。
 
  不過,鄭雨林認為,企業不能單純為了信息安全、為了替換而國產化,要結合企業業務發展、業務需求、信息系統規劃,歸根結底要實現系統替換,系統、廠商、政府要共同承擔替換成本。
 
  7月29日,浪潮集團、久其軟件(002279,股吧)(002279,SZ)等9家上市公司、35家軟件企業高管再度抱團發聲,浪潮集團副總裁胡海根作了 《攜手合作共贏發展》主題報告。
 
  需要指出的是,外企也會抱團發展。浪潮集團董事長孫丕恕曾表示,國外的一些產業上下游之間會適當結盟,“比如Oracle最新的數據庫版本不對浪潮開放,只對IBM開放。如果國內企業需要用它的數據庫,就無法選用浪潮的服務器,只能選IBM。”這也是浪潮此前發起國產主機產業聯盟的原因之一。
 
  本土產品加速攻城略地
 
  一方面是本土企業的聯盟抗敵,另一方面在種種契機下,本土企業也在不遺余力地開拓著自己的疆土。
 
  今年以來,先后有河南安陽、重慶等地發布消息,在固定領域和區縣采購國產品牌軟件。河南安陽在操作系統、中間件、數據庫等基礎軟件的技術要求上進行了明確規定,必須采用指定的國產品牌軟件。重慶38個區、縣(自治縣)共采購操作系統、辦公及殺毒三類軟件10.4萬套,國產軟件達5.66萬套,占到軟件總數的54.42%,下一步,重慶黨委等政府序列外機關也將推行軟件正版化工作。
 
  安信證券表示,IT系統國產化率先由政府部門切入,考慮到政府部門對信息安全的要求遠高于其他行業,IT系統國產化的動力更強,同時由于政府部門大多統一采購,國產化實施效率更高,加之政府大多數部門對于IT系統性能的要求沒有電信、金融等行業高,使得國產替代更為可行。
 
  隨后,6月25日,“浙江政務服務網”正式開通運行,依托阿里云計算的海量數據處理能力,浙江政務服務網整合了40余個省級部門、11個地市和90個縣(市、區)政務服務資源,實現了省市縣的數據直連,浙江省市縣3300余個部門、6萬余項審批事項,已納入浙江政務服務網。26日下午,阿里云計算服務納入河南省政府的協議采購目錄。
 
  此外,2014年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協議供貨商名單中,賽門鐵克的相關安全產品已經被刪除,其他國外殺毒軟件也悉數被排除。從中央政府采購網上可以看到,殺毒軟件類產品的采購名單只剩冠群金辰、江民科技、瑞星、趨勢科技、金山等6家,其他安全類產品除了入侵檢測及漏洞掃描產品出現了IBM的身影外,所有安全類產品全被國產廠商拿下。
 
  與此同時,中國陸軍主戰裝備也首次搭載國產CPU和操作系統,這標志著國產核心軟硬件首次融入我國陸軍主戰裝備。另外,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協議供貨商名單中,操 作 系 統 有 阿 里 云 、Deepin、SPGnux、中標麒麟(NeoKylin)、中科方德、優麒麟、微軟、龍鑫等8家,國產操作系統所占比例明顯增大。
 
  上半年上市公司業績分化
 
  賽迪智庫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走勢判斷課題組指出,工業軟件、信息安全、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等重點領域和新興領域在政策支持和市場需求的雙重驅動下,下半年將成為全產業的新增長點,預計產業增速在20%~22%。隨著信息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深入應用,產業邊界被全面打破,各類信息技術、網絡、業務之間加速融合,企業并購在未來將成為常態,特別是國內外IT大企業紛紛跨越核心業務邊界,將通過跨界并購將業務延伸到新興領域。
 
  不過,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業績分化嚴重。同花順(300033,股吧)iFinD數據統計顯示,海聯訊(300277,股吧)(300277,SZ)、旋極信息(300324,股吧)(300324,SZ)、綠盟科技(300369,股吧)(300369,SZ)、東方通(300379,股吧)(300379,SZ)預計今年中期首虧,長亮科技(300348,股吧)(300348,SZ)表示不確定,有可能出現虧損,藍盾股份(300297,股吧)(300297,SZ)、世紀瑞爾(300150,股吧)(300150,SZ)、天源迪科(300047,股吧)(300047,SZ)預減少,啟明星辰(002439,股吧)(002439,SZ)、超圖軟件(300036,股吧)(300036,SZ)續虧。預增的則有衛寧軟件(300253,股吧)(300253,SZ)、飛利信(300287,股吧)(300287,SZ)、任子行(300311,股吧)(300311,SZ)等,川大智勝(002253,股吧)(002253,SZ)、榕基軟件(002474,股吧)(002474,SZ)為續盈。
 
  不過,上海某軟件行業分析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半年的成績單很難對軟件企業做出一個判斷,因為季節性因素的存在,很多企業在三四季度時才進行收入確認。
 
  行業弊端
 
  國外軟件存適用與成本難題缺乏統籌成國產化短板
 
  在“斯諾登事件”之前,國內眾多企業傾向于選擇國外品牌,但實際上,國外軟件也有不足之處。
 
  中國軟件(600536,股吧)行業協會財務及企業管理軟件分會秘書長、海比研究總裁曹開彬就曾指出,國外軟件首先會面臨本地化的問題。國外軟件不注重企業的需求,不會因為企業而改變,在個性化定制方面做得沒有國內好。其次就是服務問題,國外的軟件實施和產品是分離的,容易造成很多問題,選擇國外軟件不能一次性解決問題,需要大量的人和資金維護軟件產品。
 
  就國內的產品而言,選型問題尤為重要。據海比研究估計,我國信息化項目中,因軟件選型失誤而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達到95億元,其中最主要的損失在于更換軟件所帶來的費用。
 
  國外產品本土化遇阻
 
  致遠軟件成都分公司常規事業部總監鄒峻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國內的管理軟件是國情化的產物,尤其是公文處理這一環,國外的產品就沒有。如同裝修房子,國內產品在清水房的基礎上,按照客戶的個性化需求進行裝修,軟件流程該怎么跑,權限該怎么設定,都是量身定制。而國外產品不一樣,它是標準化的東西,就好像精裝房,雖然已經裝修完畢,但不論適不適合居住,都沒有辦法改變。
 
  “以前有一個海歸人士,回國一定要用國外的企業管理軟件,當時國外軟件都測試了3個月,最終因為難以符合國情,換成了國產品牌。”鄒峻表示,這種案例很多。
 
  成都軟件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李戈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國情對本土企業是利好,但同時難度也在這里,因為每個企業都有不同的需求,都會有不同的定制產品,這就對本土企業的技術有一定要求。
 
  國外軟件一方面是適用的問題,另一方面是成本。致遠軟件人士表示,曾經有一個項目,通過甲骨文的工具把OA、檔案、教務系統數據等全部打通,原廠工程師1天收費1萬元,而且不保證1天就能夠搞定,“如今同樣的事情,我們給客戶談的費用是工程師2500元一天,是國外的四分之一”。
 
  上海某軟件行業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應用軟件需要供應商與企業大量溝通不斷修改,是一個變化的過程,國外產品用標準化的產品來套用,實際上會有很多問題。本土軟件在與企業對接上,更了解國情,也就更靈活。而基礎軟件更接近標準化,國外產品優勢明顯,國內產品剛剛起步,技術難以與之相比,生態也脆弱。
 
  國產品牌缺乏規劃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信息化已過30多年。這30多年中,國內企業信息化項目失敗率很高,其中因軟件選型導致失敗的比例達到35%。軟件選型失誤主要有三種表現:第一,選錯了軟件提供商或軟件開發商,中標的軟件開發商與甲方項目所要求的能力不匹配;第二,選擇了不能滿足需求的軟件產品,很多甲方在選擇軟件產品時,沒有充分考慮到個性化需求的特殊性,一旦在企業實際部署和應用時,發現有很多問題;第三,選擇了過于超前、復雜、高端的軟件產品,即資金充裕的企業注意了品牌,卻沒注意實用性。
 
  因此,90%的集團企業CIO認為,集團企業的信息化項目非常需要一套科學的軟件選型方法論,以及與之相對應的軟件選型工具。這對于提高軟件選型效率、控制選型風險具有重要的作用。
 
  成都軟件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李戈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國內也有這類的系統集成商,或者咨詢服務公司,但國內企業對它們的接受度無法與國外相比。比如,IBM的軟硬件都很強大,但其主要收入則來源于咨詢服務,就是基于軟硬件給客戶的一整套方案。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是國內企業不符合規范化的表現,“一般企業今天電腦不夠用,就采購一批電腦,明天需要某個軟件,就安裝一種軟件,后天又需要上OA了,就上OA,屬于走到哪兒看到哪兒,沒有規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在國產化中,政府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據悉,政府采購制度最早形成于18世紀末和19世紀初的西方國家,如今,運用政府采購政策發展本國戰略技術及產業已成為世界各國普遍運用的國際通則。
 
  “政府的作用非常重要,很多軟件個人使用非常少,都是軍政在推動,而國外的國產化推進,起步更早一些,格局沒那么被動。”上述上海某軟件行業分析師如是說。
 
  實際上,從近半年來高層對軟件行業的支持來看,政府也正在適時扮演著 “第一客戶”的角色。不過,李戈舉例稱,美國城市人口與中國人口數量不能相比,美國政府的采購占比看起來很大,能夠很快解決企業生存擴張的第一需求,但在我國,這種采購目前看起來還遠遠不能解決企業的生存問題。換句話說,本土軟件最終走向成熟還是要靠競爭。
 
  基礎軟件
 
  “禁Win風波”推動 國產操作系統迎契機
 
  多年來,以IBM為代表的小型機,以Oracle為代表的數據庫軟件和以EMC為代表的高端存儲,一定程度上主導了企業的IT架構。“棱鏡門”事件之后,信息安全被提升到了重要高度,“去IOE”成為多個領域的共識。
 
  今年5月,中央政府采購網“禁Win風波”消息傳出后,更是在A股市場掀起一輪對于相關操作系統概念股的爆炒,一時間,軟件國產化替代的呼聲空前高漲。
 
  整體來看,我國基礎軟件中,操作系統相對薄弱,雖然替代空間巨大,但難度也同樣巨大;數據庫方面,本土企業正在崛起。相比而言,我國中間件和應用軟件方面本土企業實力強勁,不少領域都能夠與國外品牌抗衡,甚至還更強,工業軟件更是潛力巨大。
 
  今年5月,中央政府采購網發布《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重要通知》,要求所有計算機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dows8操作系統。消息傳出后,A股市場相關操作系統概念股被輪番爆炒,中國軟件(600536,SH)5月份累積漲幅超過70%。一時間,市場掀起軒然大波,軟件國產化替代的呼聲前所未有的高漲。
 
  提到軟件國產化,基礎軟件的地位不容忽視,根據《工信部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統計報表制度(2013~2014)》顯示,基礎軟件涉及操作系統、數據庫系統、中間件、辦公軟件等幾個重要的環節產品。
 
  事實上,相比應用軟件等,國內的基礎軟件顯得相對薄弱,各環節產品技術參差不齊,國產化替代充滿挑戰,但同時替代的空間也最大。“基礎軟件的替代非常重要,因為涉及信息安全。”成都軟件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李戈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政府層面或成國產化切入口
 
  所謂操作系統,即管理和控制計算機硬件與軟件資源的計算機程序,是直接運行在“裸機”上最基本的系統軟件,任何其他軟件都必須在操作系統的支持下才能運行。據公開信息顯示,國內影響力較廣的操作系統軟件企業有中標軟件和中科紅旗這兩家。據悉,中標軟件是由中國軟件、普華基礎軟件有限公司、華東計算技術研究所三方共同投資成立,中標軟件核心產品包括中標普華office辦公軟件套件、中標普華Linux桌面操作系統、中標普華Linux服務器操作系統以及安全增強產品;中科紅旗成立于2000年6月,產品涵蓋高端Linux服務器操作系統、集群系統、桌面版操作系統、嵌入式系統以及技術支持服務和培訓等領域。
 
  操作系統一直以來都是信息安全的重點關注對象。“操作系統廠商很容易獲取用戶的敏感信息,包括身份、賬號、位置、愛好、活動等,這些信息一旦被掌握,不但廣大用戶的隱私得不到保障,國家的社會活動、經濟動向都沒有任何秘密可言。顯然,如果中國不掌握智能終端操作系統這類基礎軟件,信息安全就有嚴重風險。“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如此表示。這也是操作系統國產化的直接動力,俄羅斯、韓國等也都在開發自己的操作系統。
 
  不過,由于開發操作系統門檻很高以及研發耗資巨大,一直以來微軟的操作系統在國內占有絕對的壟斷地位,市場份額在90%左右,國產操作系統地位微不足道。同時,很多企業和個人都在老操作系統上積累了大量軟件和數據,遷移到新系統很可能導致軟件失效、數據丟失,這種替換成本高到即使是該系統的原有生產商都很難說服用戶切換新操作系統。
 
  李戈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微軟用了7年研發DOSWindows,之后從Windows1.0版本到Windows95,微軟用了4年,平均來看,微軟推出一個新的Windows版本起碼需要2到3年;谷歌推出安卓1.0版本至少也用了5年。
 
  不過,業內人士對此還是比較樂觀。據倪光南描述,過去國產操作系統搞不出來并不是因為缺人才、缺市場、缺資金,而是沒有形成國家意志,缺乏頂層設計。如今,在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的領導下,采用產業聯盟這類創新機制,整合資源,以舉國之力去做,還是可以產業化的。據倪光南預計,桌面操作系統國產化替代趨勢下,三五年內移動終端操作系統將實現國產化替代。企業方面,中標軟件副總裁高巍也曾發表演講,表示替代Windows已準備就緒;武漢深之度科技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文歡也預計,政府層面可能會成為一個切入口,3~5年內在國內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學校等可能會逐步普及自主操作系統。
 
  新型數據庫 本土企業脫穎而出
 
  作為基礎軟件的重要一環,國產數據庫和國產操作系統的市場境遇差不多。簡單來說,數據庫是按照數據結構來組織、存儲和管理數據的“倉庫”。
 
  賽迪顧問發布的報告顯示,雖然2013年我國數據庫管理系統市場規模達到了61.54億元,同比增長15.79%,但市場仍以國外品牌為主,其中前三強Oracle、IBM、微軟所占份 額 分 別 為40.88%、18.56%,14.41%,合計所占份額達73.85%。在國產數據庫品牌方面,成都歐冠、南大通用、武漢達夢、神舟通用、人大金倉以及山東瀚高為國產數據庫品牌前五強,合計市場份額僅為5.49%,力量懸殊可見一斑。據賽迪顧問預計,未來三年數據庫市場將繼續保持高速增長,預計2016年市場規模將達到99.13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7.22%。
 
  當然,國產數據庫與國外產品相比,差距是多方面的。賽迪顧問軟件事業部副總經理姚珊珊曾對媒體坦言,與國外數據庫軟件相比,國產數據庫軟件在系統體系結構、復雜查詢優化、并發控制機制、故障恢復機制等重要的數據庫核心技術方面還存在差距;在功能和性能方面,國產數據庫軟件與國外大型通用數據庫軟件也存在一定差距。
 
  據海比研究分析,從當前的發展狀況來看,在通用數據庫方面國內廠商技術積累不足,還處于追趕者的位置;但在面向大數據處理的新型數據庫,即應用行業大數據的分析場景(歷史數據等)方面,國內產品和國外產品是處于同一水平上的,可以實現替換。
 
  大數據即巨量資料,指的是所涉及的資料量規模巨大到無法通過目前主流軟件工具,在合理時間內達到擷取、管理、處理、并整理成為幫助企業經營決策更積極目的的資訊。當前美國、英國、加拿大、新西蘭、德國、法國、日本等都在積極推動和布局大數據戰略。
 
  面對大數據帶來的時代機遇,本土企業也在積極做著籌備。據悉,達夢公司(達夢數據庫)、南大通用、華為等企業都推出了自己的數據庫產品。可以看出,部分國產新型數據庫領域與國外軟件相比技術不落下風,而且還存在本土化優勢。
 
  成都歐冠總經理李旗(音)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公司的產品正在替代IBM小型機+Oracle數據庫的組合。“現在數據量越來越大,Oracle的數據庫在很多領域已經撐不住了,它們也有一些解決方案,但大多都是縱向升級,即提升單機的能力,這種做法一方面提升總有瓶頸,另一方面成本很高。而我們的產品是橫向擴展,理論上可以無限擴展開去。”李旗表示,正是因為大數據時代的來臨,新型構架的數據庫正在蠶食傳統市場,從而使得國產品牌能夠彎道超車。
 
  中間件辦公軟件有競爭實力
 
  相比操作系統和數據庫,國產中間件和辦公軟件的競爭力要強得多。
 
  所謂中間件,是一種獨立的系統軟件或服務程序,分布式應用軟件借助這種軟件在不同的技術之間共享資源。中間件位于客戶機/服務器的操作系統之上,管理計算機資源和網絡通信,是連接兩個獨立應用程序或獨立系統的軟件。一直以來,中間件都被譽為基礎軟件國產化的“先頭部隊”,原因在于本土企業已經顯示出了具備與國外大佬一爭高下的實力。數據顯示,雖然2010年~2012年IBM和Oracle兩家公司在國內中間件市場中所占份額最高,合計占比分別為72.9%、70%和67.9%,但已呈逐年下降的趨勢,2012年國產廠商份額已達20%以上。其中,2012年IBM和Oracle市場份額占比分別為36.1%、31.8%,排名前兩位,而A股上市公司東方通(300379,SZ)排在第三位。根據計世資訊的報告,2010年~2012年東方通在國內中間件軟件行業的市場占有率分別為4.8%、5.4%和6.8%,穩居國產品牌首位。
 
  據廣發證券(000776,股吧)介紹,東方通主要產品為“Tong”系列中間件軟件產品,包括基礎中間件 (消息中間件TongLINK/Q、 交 易 中 間 件TongEASY、應用服務器TongWeb、安全中間件TongSEC)、集成中間件(應用集成中間件TongIntegrator)、VSP(通用數據傳輸平臺GTP、移動應用平臺MAP)等,已廣泛應用于政府、金融、電信、交通等領域。目前已經出現了大型客戶更愿意尋求與國內廠商合作的局面,包括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航信等大型用戶的核心業務都已經規模化地采用國產中間件。2013年,在中國移動中間件軟件集中采購項目中,東方通就曾中標并獲得70%的份額。根據計世資訊數據顯示,2011年國內中間件市場銷售額為24.1億元,同比增長19.3%;2012年國內中間件市場銷售額28.5億元,年復合增值率達到18.3%;預計2013國內中間件市場銷售規模為30.8億元,較2012年同比增長18.6%。
 
  此外,辦公軟件方面的國產化案例更多。2014年5月底,八一鋼鐵(600581,股吧)(600581,SH)發布 《關于統一使用WPSOffice軟件的通知》,要求南疆各廠(部)統一安裝使用金山WPSOffice某版本,且各單位員工自行卸載微軟Office軟件,并將從6月起,每月檢查各廠的執行情況。早在2010年,寶鋼集團已經采購金山WPSoffice軟件,并明確要求集團包括所有分、子公司的電腦,要百分之百安裝金山WPS。《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打開金山WPS官網看到,外交部、審計署、工信部等70多家中央部委、辦、局級政府單位都安裝了WPS,另外,國家電網、中國人民銀行、萬達集團、中國郵政等大型企業也都是金山WPS的客戶。
 
  應用軟件
 
  管理軟件國產化率超八成 工業軟件有待掘金
 
  與基礎軟件相比,應用軟件可謂種類繁多。據工信部的分類,應用軟件包含ERP(企業資源計劃系統)等管理軟件、CAD等工業軟件以及動漫游戲軟件、行業應用軟件等。從綜合的信息來看,應用軟件方面本土企業實力強勁,不少領域都能夠與國外品牌抗衡,甚至還更強,例如公開數據顯示,ERP領域、財務軟件、CRM(客戶關系管理)、OA(辦公自動化)等方面國產軟件市場份額超過80%。不過,ERP領域雖然國產化進程靠前,但從市場占有率來說,上升的空間也會相對有限。那么,在應用軟件中,哪些領域的國產軟件最有前景?
 
  部分領域已超國外品牌
 
  首先,來看看應用軟件中規模最大的類別管理軟件。當“斯諾登事件”爆發之時,市場對于信息安全的關注點在操作系統、交換機等重要部位,對于管理軟件是否也會有后門,是否應該同時切換管理軟件,卻鮮有人追究。據公開報道顯示,管理軟件在理論上也可能被監聽者通過“后門程序”進行監聽;另一方面,管理軟件也越來越多地采用在線升級和服務等手段,這種“在線”也可以用來“監聽”。加上企業很難按照自己的意愿對國外管理軟件進行調整和修改,這也使得不少企業將管理軟件國產化替代提上議程。
 
  據海比研究的報告顯示,管理軟件主要包括ERP、財務管理、CRM、OA、HR、電子商務等幫助企業經營管理的軟件。當前,管理軟件的國外品牌主要有SAP和Oracle,國內品牌主要有用友軟件 (600588,SH)、金蝶、浪潮軟件(600756,股吧)(600756,SH)等廠商。長期以來,SAP等國外品牌主要應用于一些大型企業集團,以用友為代表的國內公司主要應用在中小企業。近10年來,隨著用友NC等國內高端產品的不斷完善,國內公司產品在大型企業的應用也越來越多。在技術架構上,國內產品比國外產品有后發優勢;從功能上看,除了高級排產計劃等一些生產制造的核心功能外,國內管理軟件已基本可以完全滿足各種類型用戶的需求。總體而言,以用友為代表的國內管理軟件廠商可以完全替代以SAP為代表的國外管理軟件。此外,在賽迪顧問和計世資訊的兩份ICT行業權威報告中,致遠軟件均以絕對優勢繼續蟬聯中國協同OA軟件市場占有率第一的桂冠,這已是自2005年以來致遠軟件連續第九年蟬聯行業第一。
 
  根據海比研究發布的 《大型企業信息系統的國產化路徑》白皮書中數據顯示,ERP、CRM、OA的國產化率已經超過80%,財務軟件的國產化率已經超過90%。
 
  當然,本土管理軟件也有需要改進的地方。據中國軟件網ERP滿意度調查結果顯示,國產ERP廠商都存在售前能力與實施能力不對稱的問題,實施服務滿意度高于售前服務,形成強烈反差,間接體現出售前人員對自身產品、用戶業務、用戶行業了解程度等綜合售前能力存在明顯短板,當具體實施的時候出乎用戶的意料,這一問題雖然看起來無傷大雅,但可能在這個飽和競爭的市場中成為致命的缺陷。
 
  “兩化”促工業軟件發展
 
  管理軟件之后,工業軟件又如何呢?
 
  據公開信息顯示,由于歷史原因,在我國工業設計領域,國外CAD軟件進入中國市場較早,企業對這些國外軟件過度依賴。而目前我國制造業企業,特別是掌握著軍民企業產品核心信息的三維設計系統,大多數都使用國外的三維CAD軟件,因此信息化安全堪憂。5月,在“2014第五屆中國工業軟件發展高層論壇”上,工信部軟件服務業司副司長陳英就“兩化深度融合給工業軟件產業帶來的歷史性機遇”進行了深入的政策解讀,指明國家從戰略高度提出的“自主可控”基本要求,將為我國工業軟件發展帶來大好機遇。
 
  所謂兩化深度融合,即兩化融合(工業化、信息化)的繼承和發展,這有點像德國“工業4.0”和美國“工業互聯網”。
 
  目前,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但發展質量仍有待提升。從具體數據看,工業增加值率只有26.5%,遠低于發達國家35%~40%的水平;制造業單位增加值能耗為日本的9倍、德國的6倍、美國的4倍多。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階段,傳統的工業發展模式難以為繼,由此可見,工業轉型升級迫在眉睫。
 
  CAD方面,中望算是本土企業佼佼者。據中望3D事業部總經理字應坤對媒體介紹,近年來國產軟件發展迅速,與國外軟件的差距不斷縮小。很多企業并不需要很復雜的三維CAD設計系統,國產軟件完全可以滿足技術需求,企業用戶可根據自身需求來購買三維CAD軟件,避免花費太多成本購買過于高端但用不上的三維CAD軟件。
 
  不僅如此,4月份國產中望CAD+與美國AUTODESK(歐特克)公司AUTOCAD知識產權糾紛,在荷蘭勝訴,中望CAD+不構成侵權。有分析指出,這次中望在荷蘭打贏與歐特克公司的知識產權官司,足以說明很多國產軟件企業已經具備了參與國際競爭、應對風險的綜合實力。
 
  據賽迪智庫軟件與信息服務業研究所的研究,我國工業軟件產業將在2013年以及2014年上半年快速增長的基礎上繼續保持良好的發展態勢,增速有所收緩,全年產業增速維持在12%~14%之間。其中,國產軟件的市場份額有望進一步提升,特別是CRM、HRM、SCM(供應鏈管理)的SaaS產品有望迎來新一輪快速增長,PLM等大型企業級軟件則保持穩定增長的態勢,但增速將有所收緩。根據CIMData的數據,2013年中國主流PLM市場逆勢增長了12.8%,廣義PLM市場增長了13%,這主要得益于來自航空航天行業、汽車行業、高科技行業和機械設備行業的需求支撐。
 
  成都軟件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李戈對此稱,企業通過信息化提高了生產效率,工業化提升有了效果,進而促進更多的企業實現信息化。
 
  當然,工業軟件發展的瓶頸也是明顯的。賽迪智庫軟件與信息服務業研究所安琳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一來制造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的信息化投資能力有限,國家投資主導的重點行業面臨經濟下行和結構調整的壓力,其信息化投資也將趨緩。二來以機器人(300024,股吧)為代表的新興智能自控領域的核心技術受限。高精度的控制器、伺服電機、減速器等核心技術被少數國外公司壟斷,極大地約束了我國機器人產業的總體成本,削弱了競爭力。這也是我國兩化融合中存在的突出挑戰。


關鍵詞:軟件 工業軟件 國產軟件
[已有條評論] 查看評論 我來點評
驗證碼: 圖片看不清?點擊重新得到驗證碼 昵稱:    
關于我們 | 合作代理 | 客服中心 | 廣告報價 | 誠聘英才 | 網站地圖 | 網上有名 | 加入收藏 | 意見反饋| RSS訂閱
版權所有 上海晉財企業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滬ICP備08005592號
Copyright?2008-2011 soft56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公網安備 31011702000043號


快乐农庄闯关